您的位置: 4px自提車 / 觀點 / 四月觀察 / 正文

戴旭:警惕特朗普觸及中國紅線!博爾頓跳了出來!

2018-10-27 17:40:23 作者: 戴旭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特朗普宣佈將退出《中導條約》之後,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迅速訪問俄羅斯。期間,博爾頓試圖向俄羅斯“説明”美國對中國在經濟和軍事政治領域的意見,不過隨即遭到俄羅斯拒絕,俄羅斯方面表示,涉及中國夥伴的任何問題應當只與北京討論。

戴旭:警惕特朗普觸及中國紅線!博爾頓跳了出來!

眾所周知,特朗普在宣佈即將退出《中導條約》之際,其背景主要是10月18日“俄羅斯索契舉行的國際辯論俱樂部年會”的會議上,俄羅斯總統談到了中俄關系快速發展、敍利亞局勢以及全球熱點地區的一系列問題,其中也談到了“倘若俄羅斯遭到導彈襲擊,俄羅斯必將核還擊”的核威懾問題。隨後兩天,特朗普就威脅將退出《中導條約》,並引發世界一片譁然,特別是歐洲最為“擔憂”。

戴旭:警惕特朗普觸及中國紅線!博爾頓跳了出來!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曾口出狂言:南海不是中國的省份,也不會成為中國領土!

【4px自提車】10月20日,特朗普宣佈將退出《中導條約》之後,10月22日,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迅速訪問俄羅斯。期間,博爾頓試圖向俄羅斯“説明”美國對中國在經濟和軍事政治領域的意見,不過隨即遭到俄羅斯拒絕,俄羅斯方面表示,涉及中國夥伴的任何問題應當只與北京討論。

正如戴旭之前文章所言——答案只有一個:特朗普不僅想打貿易戰,還想打軍事威懾戰,不僅想冷戰,還想熱戰。他要把美國總統的權力用到極致。......我告訴世界吧:特朗普在輸出“革命”!

最近,一直主張要在台灣問題上對抗中國的博爾頓跳出來了,公開説要對中國更加強硬。這是一個不祥之兆,預示着在美國中期選舉臨近之際,特朗普為了重振低迷的選情,可能會鋌而走險,玩擦槍走火的危險把戲。

果然,一艘美國海軍的“科學研究船”停靠到了台灣高雄港。這是美國宣佈對台軍售之後的又一步驟。得寸進尺,特朗普的腳在一步步地向中國台灣移動!

太平洋將不再太平了......

戰略上藐視,還要戰術上重視。特朗普這羣狂熱的經濟帝國主義份子,既然執意要對中國進行新冷戰,就會使出渾身解數。那我們就看看他們都有哪些新招,然後早做應對之策。

關於特朗普們的對華新冷戰戰略,即特朗普將按照里根搞垮蘇聯的套路,以軍備競賽為幌子,以經濟戰爭為重點,對中國展開全面的持續圍攻,以結束中國的“好日子”。

中國需要重視的是,特朗普故意表現出魯莽和善變的特點,以麻痹對手。其實,他不僅有着清晰的戰略目標,還有着清晰的戰略規劃——他的兩大軍師納瓦羅和博爾頓,早就為他做好了戰術想定。這也是我們觀察特朗普手裏還有幾張牌,下一步將對中國採取什麼行動的一個切入點。

10月11日,特朗普對媒體説,對中國2500億美元商品徵税“會產生重大影響”,並以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最大號黑社會的形象無賴地説道:“只要我想,我還能做很多事情。我不想那麼做,但是他們必須走到談判桌前”。

他到底能做多少事情?這事得問納瓦羅。

戴旭:警惕特朗普觸及中國紅線!博爾頓跳了出來!

納瓦羅,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

在對中國問題上,特朗普高度依賴納瓦羅。美國彭博社説,“如果你通過讀一個人瞭解特朗普的中國觀點,那就是納瓦羅。”特朗普説“幾年前看過納瓦羅關於美國貿易問題的書,我對他研究的觀點和想法印象深刻”。

“他很有先見之明地記錄了全球化令美國工人承受的傷害,為接下來如何恢復我們的中產階級展示了一條明路。”欣賞之情溢於言表。

納瓦羅現年68歲,是美國加州大學歐文分校經濟學教授,主張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作為一個“中國威脅論”者,他被美國媒體稱為是“鷹派中的鷹派”,是特朗普核心經濟顧問,現任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

2006年,納瓦羅就出書告誡美國企業界與中國經濟往來具有高風險。2007年,他在《解構中國價格》中稱中國產品價格由“補貼、低估匯率、假冒、盜版”形成。

其後,納瓦羅連續出版三本有關中國的書,一本比一本危言聳聽:《即將到來的中國戰爭》、《致命中國》(2011年出版)和《卧虎:中國軍國主義對世界意味着什麼》(2015年出版)。

最新一本居然把中國稱作“軍國主義”,顯然這已經超過了經濟學者的認知範疇。可以想見,這個人成為特朗普的貿易和經濟軍師,能給特朗普出什麼好主意。

納瓦羅的中國觀和“對華策”全部體現在這幾本書裏,歸納起來有:

1、號召美國民眾不要購買中國產品。

評:從納瓦羅的這種敵意態度可知他能給特朗普提出什麼樣的對華善意政策建議;

2、通過美國自由公平貿易法案。聲稱如果中國拒絕放棄其違反自由貿易規則的武器,總統和國會要迅速採取行動出台法案,説這是針對中國重商主義和保護主義的最有效的措施。

評:美國對別國的霸凌在它自己看來是“自由、公平”的。現在特朗普口口聲聲説要跟中國進行公平貿易,用的就是納瓦羅的腔調;

3、加強全球協調合作共同對付中國。除了通過自由和公平貿易法案,美國必須在國際上和歐洲、巴西、日本、印度以及其他受害者合作,向世界貿易組織(WTO)請願,讓中國完全遵守相關規定。中國利用其聯合國的否決權作為交易的籌碼,以獲得伊朗等國家的自然資源和原材料。要聯合其他國家一起譴責這種行為,並阻止中國在聯合國濫用這類否決權。

評:現在美國就這麼做,它與歐盟、日本在進行着這方面的協調,還在於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自貿協定中加入不許與中國做生意的“毒丸”條款。眼下,它還在進一步擴大聯盟;

4、以祕密穿梭外交方式施壓人民幣匯率。在貨幣問題上,當前最好的選擇是進行一些頂層的祕密穿梭外交。白宮應當立即派祕使通知中國:除了在財政部審查時將中國定為貨幣操縱國,美國沒有其他選擇,除非中國自己提高其貨幣的公平價值。美國使者必須表述清楚,美國更希望看到這是中國出於自己的意願調整的,但美國絕不希望中國在這個問題上“丟面子”。所以,該會晤必須完全祕密。如果中國沒有及時解決,財政部將認定中國為貨幣操縱國,採取適當的防衞措施,將人民幣拉回到公平價值。

評:美國財政部長已經聲稱關注中國人民幣貶值問題了,而一些美國高官已經威脅宣佈中國為貨幣操縱國。有趣的是,鷹派中的鷹派在這裏表現出相當的狡詐:“祕密施壓”,給中國人留面子。足見此人並不是一味強硬。

5、勸阻美國企業到中國投資。讓美國公司的高管認識到將業務外包到中國的真正風險;美國企業要立即停止技術轉移和在中國設立研發部門;需要通過立法方式來阻止美國企業以技術換取中國市場。

評:特朗普正在這麼做。

6、阻止部分中國企業到美國收購或者籌資。必須禁止有中國國家支持的大型國家石油、電信、礦產公司收購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的企業。美國出口的許多商品和服務都是頂尖的娛樂、媒體和互聯網公司提供的。中國對電影、電視、互聯網的嚴厲審查,加上對大量盜版的支持是對自由貿易的衝擊。要通過立法,禁止任何需要審查的中國媒體和互聯網公司在美國上市籌集資金。

評:美國製裁中興,折騰華為,已經開始對中國企業在美國的正常經營採取破壞和干擾行動。

7、加強對中國的監控和審查。加強針對中國反情報活動的努力,並和亞洲、歐洲、拉丁美洲盟友合作。敢於檢舉和處罰中國的間諜。重建外交系統,通過分佈在世界各地的300多個使館、領事館等外交機構在全球範圍內重點監視中國的行為。

評:美國已經宣稱從比利時引渡中國情報人員。這基本上是仿照當年中情局對克格勃那一套,製造視覺上的醜化效果;

8、適當提升軍事力量,加強網絡戰。中國擁有鉅額外匯儲備,經濟增長迅速,軍事化進程較快,這會將美國引誘到軍事競賽當中,最終從經濟上拖垮美國。美國在戰略上要更精明,不能陷入軍備競賽和里根陷阱。應與日本、印度和越南建立起強大的同盟關係。要防止中國大規模的軍事建設。要將計算機攻擊定為一種戰爭行為,並快速做出反應。發明一個針對互聯網的“中國殺開關”。在網絡戰爭時,這個開關可以切斷美國互聯網與中國互聯網地址之間的聯繫。

評:真有意思,納瓦羅居然害怕與中國進行軍備競賽!關於網絡戰問題,眾所周知,美國正在採取進攻性戰略。而所謂加強“與日本、印度和越南”的“同盟關係”,特朗普一上任就同意日本提出的印太戰略,並很快把原太平洋戰區更名為“印度洋-太平洋戰區”。但是,“中國殺開關”確實是一個暗伏巨大心機的“發明”!

9、推動中國進行一場顏色革命。通過廣播、美國之音(VOA)等向中國公民傳遞美國的聲音,並積極地向中國公民提供免費的互聯網代理服務,使被擋在防火牆後的中國居民真正進入自由的網絡世界。讓中國人民擺脱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或者讓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放鬆極權統治。

重新將人權作為美國外交政策元素。美國同其他國家要繼續就人權問題對中國施壓,包括言論、結社、集會、信仰自由等。要鼓勵在中國撤資,而非投資。不要對中國的公司、基金等投資。美國要限制互聯網審查工具的出口。中國的防火牆是由美國思科公司製造的,國會應當立即通過立法,限制任何可能被極權國家用於審查互聯網和電信系統的軟件和硬件產品的出口。

評:圖窮匕首見!一個經濟學家,説着經濟問題突然扯到顏色革命!亡華之心昭然若揭!由此也更加證明他給特朗普出的那些貿易和經濟主意完全是謀財害命式的毒計!

10、加強美國對高技術領域的控制權。利用美國優勢降低成本。中國正在培養比美國多得多的工程師和科學家。美國要在個人、家庭、企業和政府層面提供適當的支持,鼓勵下一代成為工程師和科學家,縮小與中國的差距。

評:現在美國已經宣佈對中國全面收緊科技方面的產品出口,連民用核技術也在此列。我就不明白了,中國之所以買美國的商品,就是看中它有點科技含量,沒有這玩意,它還出口什麼呢?只出口可口可樂、麥當勞?中國出口給他高科技產品,它説影響安全;它出口高科技產品,怕中國學會。一個所謂的大國,扭曲到這種程度。這根本就是恐懼!所以,從納瓦羅到特朗普,其實都是外強中乾!中國當年在朝鮮戰場,用整體上差了十萬八千里的裝備照樣打贏它。如果把裝備換換,美國人還敢打仗嗎?不由得想到毛澤東的話“美帝國主義及其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真是不假。

特朗普的經濟軍師納瓦羅的理念和特朗普的行為可以推斷,在貿易戰之後,美國還將在:

1、人民幣匯率等金融領域(貨幣戰、金融戰);

2、互聯網(威脅斷網或網絡戰);

3、能源(推高原油和天然氣價格,阻止中國購買伊朗原油等);

4、在大型計算機設備如交通、水利、通信、電力、銀行等等大型戰略設施方面實施如中興一樣的制裁;

5、航空、航天........等等高新技術層面連續、高強度地折騰中國。

唯一不確定的是特朗普會不會在中國內部策動顏色革命搞內部顛覆。

對比一下卡特的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關於美國對蘇戰略的《競賽方案》可以看出,納瓦羅的建議主要集中於中國,而且側重於戰術。布熱津斯基重外交迂迴圍堵,而納瓦羅重經濟直接殺傷。

美國的各類智庫關於如何對付中國的建議汗牛充棟,但目前被付諸實施的建議,是納瓦羅。對這個超級的經濟帝國主義份子,特朗普重視,我們更要重視。他不會只停留在書中那些觀點的,那都是當教授時的心得。現在他是白宮貿易委員會主任,握着對華經濟屠刀。我們不知道他心裏還有什麼惡毒的念頭,但他的言行會流露出來。

在美國對華新冷戰之貿易戰階段,納瓦羅是魔術師,而特朗普只是一個台前木偶。這個人的手指怎麼動,基本上特朗普就會怎麼瘋。

中國人,盯緊他!

戴旭:警惕特朗普觸及中國紅線!博爾頓跳了出來!

博爾頓,特朗普國家安全事務助理

在特朗普的鷹派幕僚們輪番出場攻擊中國的反華大合唱中,博爾頓是最後出場的。但這個被稱為“最強硬的鷹派”的人,因為現任特朗普的軍事軍師,故此人一出言,就特別吸引世界注意。

約翰·博爾頓接替陸軍中將麥克馬斯特擔任特朗普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此人是典型的種族主義者,對有色人種強烈憎惡,這一點直接影響到後來的世界觀和人生觀,形成強烈的排外性格。

看看他的語錄就知道博爾頓是什麼“貨”了:

——“美國同世界的關係就是錘子與釘子的關係,美國想敲打誰就敲打誰。”

——“只有符合美國政策的國際條約才會成為法律。”

——“根本不存在聯合國這種東西,(聯合國)祕書處在紐約的大樓有38層,即使少掉10層,也不會有什麼區別。”

——“如果讓我來改革聯合國安理會,我只會設一個常任理事國,那就是美國,因為這才是當今世界力量分配的真實反映。”

——“是時候調整美國的對華和對台政策了,一箇中國的政策只會對中國有利,美國不該這樣屈從於中國。實際上,台灣的地理位置比沖繩和關島更靠近中國大陸和南海,可以讓美國軍隊快速完成對該區域的軍事部署!”

——在朝核問題上,博爾頓一直支持先發制人打擊朝鮮,宣揚美國最終需要動用武力解決問題。

安全事務助理是給總統出軍事方面主意的,而他居然主張“調整美國的對華和對台政策”!這是什麼意思?這是斷交、翻臉、開戰的意思!

前不久美國已經試探性地向台灣出售了軍事配件,我強烈懷疑這是博爾頓和特朗普對中國的一種試探,他下一步可能會向台灣出售F35戰機和愛國者反導系統。更有甚者,他甚至想鋌而走險,派軍艦和軍隊進入台灣,或者在南海的太平島搞什麼名堂,總之,試圖在戰爭邊緣走一趟。

真佩服美國這些“老”鷹們的戰鬥意志,它們居然敢到兩次被打敗的對手面前再次找死。

13日,博爾頓公開對媒體説要對中國更強硬。特朗普對中國還不強硬嗎?博爾頓説北京“需要調整在貿易、國際、軍事和政治等領域的行為”。

納瓦羅説着經濟問題,一抖包袱,露出“中國殺開關”“顏色革命”的匕首;

博爾頓説着貿易,一變臉説出“國際、軍事和政治”。這形同於最後通牒。

博爾頓的這番話,意味着特朗普在前期的徵税舉動和諸多恐嚇,沒有讓中國屈服之後,準備掏槍嚇唬中國了。這是在為不久後在中國南海和台海進行超大規模軍演做鋪墊。

中國兵法曰: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現在,特朗普要“出手”了!

總部設在紐約的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主任奧威爾.謝爾心有餘悸地説:“在美國出現了我平生未見的大轉變,這種轉變與昔日接觸理念背道而馳”。但是,轉變只是在發生,還沒到盡頭。

特朗普的鷹派內閣,在“鷹”的程度上與納瓦羅和博爾頓不相上下的還有七八個。

相比之下,有着“Mad dog”綽號的國防部長馬蒂斯反而顯得最温和。但也正是如此,特朗普已經親口説他可能很快離職。而偌大的白宮居然容不下一條“温和的Mad dog”(特朗普語),可見,今日美國白宮已經成了一個什麼樣的羣魔亂舞的巢穴!

這幾天,世界輿論都在熱炒巴西右派領導人博爾索納羅大幅領先競選的事。

幾乎沒有人知道的是,特朗普競選第一功臣、總設計師史蒂夫·班農,特級民粹主義者,剛擔任特朗普的首席戰略師沒多長時間就莫名其妙地辭職了。

他為什麼要辭職?直到“巴西特朗普”博爾索納羅在競選中一馬當先(他獲得46.6%的選票,而另一個勞工黨候選人阿達只獲得28.8%的選票),世界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戴旭:警惕特朗普觸及中國紅線!博爾頓跳了出來!

特朗普(左)史蒂夫·班農(右)

我告訴世界吧:特朗普在輸出“革命”!剛剛輔助特朗普登上總統寶座的史蒂夫·班農,去了巴西!

博爾索納羅被稱為“巴西特朗普”,他提出的競選口號是“巴西優先”!

英國《每日快報》10月6日稱,博爾索納羅看重社交媒體。作為前軍官(特朗普也是美國前軍官),他美化巴西1964至1985年的軍事獨裁,有人甚至將他與希特勒相提並論(早就有人把特朗普與希特勒相提並論了)......如果博爾索納羅在大選中勝選,有可能助長南美的右翼民粹主義。

何止南美!右翼民粹主義現在在歐洲也是甚囂塵上。

事實比我們想象的場面要宏大得多。

特朗普輸出革命的全部動機或許複雜,但從內部顛覆“金磚五國”的合作機制應是其中之一!目標依然是對着中國!關於這一點,我們先不爭論,繼續看事實,看結果,看未來。

摘一些史蒂夫·班農的言論碎片,拼湊一下他的形象:

——“中國摘走了自由市場的花朵,卻讓美國走向了衰敗”。

——“這個演講(十九大報告)中國領導層的計劃有五個方面,他們基本上是在規劃未來幾年發生的事情,他們認為他們實際上會控制世界的主導地位。

第一是2025.......將使中國在21世紀裏統治全球的製造業。第二是一帶一路,一帶一路是中國真正大膽的地緣政治擴張......。第三個是5G網絡,5G網絡的新發布,中國在這方面比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先進得多。

其次是金融技術,中國今天的一個弱點是目前西方以及日本和美國等國尚且可以把它從世界資本市場上踢出去。對它的公司實行真正的制裁,或者把它的銀行從全球資金流中趕出去,或者將它的大銀行隔離於全球資本市場之外。

在5年,7年或8年後,隨着金融技術的進步,這種可能性將會消失,未來沒人能夠將中國和中國的體系從全球資金市場中踢出去。最後是開始用元,或稱人民幣,來作為汽油和所有石油產品的兑換貨幣。

中國要讓美元失去儲備貨幣地位。這五大方面,配合經濟發展計劃,是中國領導人認為他們應當走的道路。這樣到2030或2035年,他們就可以成為世界第一經濟體。15年以後,他們要成就世界霸權...川普總統的中心目標是重振美國,其中的重要策略是對中國的貨幣操縱、貿易不公平加以反制”。

此人認為打壓中國只剩下五年時間!

我理解他為什麼溜出美國進巴西了。看來他對美國一國的力量不太自信。他想給老上級蒐羅一批小特朗普!

我忽然有點驚恐——因為我想到上個世紀初法西斯思潮的蔓延。那也是一種混雜了極端民族主義的民粹。

班農是一隻飛出白宮、飛向世界的美國鷹。基辛格説特朗普是一個結束舊時代的人。看來不僅僅是是結束美國的舊時代。特朗普想要讓美國重新偉大。他會不會讓世界重新混亂?

2016年12月6日晚——就是特朗普剛剛宣佈贏得選舉不久,由居住在英國的澳記者約翰·皮爾格拍攝的紀錄片《即將到來的對華戰爭》,在英國電視台ITV播出。

據英國《每日星報》4日報道,這部紀錄片認為,由中美引發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即將成為現實,因為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正在動員一場大規模的毀滅性戰爭。美國試圖挑起與中國的戰爭,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核戰爭已“不再不可想象”。

《衞報》評論稱,皮爾格提醒我們,正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奧巴馬主導了核開支的大規模增長和一個新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它意味着在中國的鼻子下建立軍事基地,打擊中國任何試圖把商業繁榮轉換為力量的舉動,用壓倒性武力來回應中國的南海訴求。“這一情況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新的總統正在讓美國人相信中國是他們新的敵人。紀錄片強烈糾正了人們對太平洋戰爭場景的漠不關心。”

針對特朗普,當時的皮爾格是這樣描述的:在人們熟知的“競技場”比如美國的總統選舉運動中,唐納德·特朗普作為一個瘋子和一個法西斯分子出現了....特朗普“正在引發美國的黑暗暴力”...美國是攻擊和試圖推翻50多個國家的政府的國家,其中許多政府是民主選舉產生的,從亞洲到中東遭都到美國的轟炸,造成數百萬人的死亡和貧困。

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達到這種系統暴力的紀錄....1947年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領導機構指出,美國對外政策的主要目標是建設一個在本質上“按我們自己的形象”塑造的世界。美國的意識形態以“救世主”自居。

約翰.皮爾格説道:“更為嚴重的是西方同時開展反對中國的運動。沒有一天西方不將中國放在“威脅”別國的地位。西方“統治潮流”的媒體沒有任何一名記者問過,中國為什麼在南中國海建設機場跑道。回答是顯而易見的。美國正在用一個軍事基地、彈道導彈、戰鬥部隊、攜帶核炸彈的轟炸機的網絡包圍中國。這個致命的“孤”包括澳大利亞、太平洋的羣島、馬馬里亞納羣島、菲律賓、泰國、沖繩、韓國,在歐亞地區還包括阿富汗和印度。美國已經將一根繩子放在中國的脖子上.....”

“中美兩國今年在中國南海上呈現緊張態勢,雙方都舉行了大規模的軍事演習,有人擔心這可能會觸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中國經濟正繼續擴展,看起來已威脅到了美國在全球舞台上的主導地位。

在‘亞太再平衡’政策的指導下,美國大多數海軍都已部署到了亞太地區——400個部署了軍艦、核武器和轟炸機的基地,在中國周邊形成了一個“完美的絞索”。

美國戰略家們在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之後,已經基本不考慮用軍事手段戰勝中國,而改為體制競賽,同時利用中國改革的機會進行誤導和顛覆。但一些美國鷹派政客,並沒有放棄對中國使用戰爭手段。

特朗普曾通過社交媒體“推特”高調宣稱“美國必須大幅加強和擴張自己的核力量”,“在全世界醒悟過來,意識到核武器的危險性之前,美國必須採取這種行動。”

特朗普上任後,宣佈大幅增加軍費。現在的美軍軍費是排在美國身後二十多個國家的軍費總和。連一場演習的錢都精打細算的特朗普,如此不惜血本、慷慨大方地撥款、設新軍種,添新裝備,為什麼呢?

答案只有一個:特朗普不僅想打貿易戰,還想打軍事威懾戰,不僅想冷戰,還想熱戰。他要把美國總統的權力用到極致。二戰後幾乎每一任美國總統都會在國外展示武功,一貫喜歡出風頭的特朗普想要讓自己偉大,難道會經得起耀武揚威的誘惑?

我猜想,正是因為看到了特朗普的這個血腥念頭,身經百戰的職業軍人馬蒂斯才突然變温和的。而特朗普的瘋狂舉動,又將在哪裏進行新的軍事威懾?

這些問題非常重大,但問題是時代的聲音,我們必須傾聽,也必須回答。

【4px自提車】10月20日,特朗普宣稱,美國將退出與前蘇聯於1987年簽訂的《中程核力量條約》(簡稱中導條約),理由是俄羅斯違反了該條約。不過,特朗普沒有提供更多有關俄羅斯違反該條約的細節,而中國卻被特朗普活生生的順帶搞了一把,“躺着也中了一槍”。

眾所周知,特朗普在宣佈即將退出《中導條約》之際,其背景主要是10月18日“俄羅斯索契舉行的國際辯論俱樂部年會”的會議上,俄羅斯總統談到了中俄關系快速發展、敍利亞局勢以及全球熱點地區的一系列問題,其中也談到了“倘若俄羅斯遭到導彈襲擊,俄羅斯必將核還擊”的核威懾問題。隨後兩天,特朗普就威脅將退出《中導條約》,並引發世界一片譁然,特別是歐洲最為“擔憂”。

緊接着,也正是這片預料之中的“譁然”,一貫以強硬著稱的、特別是對華強硬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就於22日急速訪問俄羅斯。可見,特朗普的這齣戲,演得真精彩!要是歐洲此次不“擔憂”呢?這場戲又該如何演?

當然,也正是在這個背景之下,因而特發佈戴旭大校之前這篇一針見血的文章,其中就涉及到“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此人的有關論述。戴旭大校此前在文章當中批評博爾頓“跳了出來”,如今博爾頓的確跳了出來,而且跳得比較高。至於究竟有多高,還是留給歷史去拷問!正如戴旭大校所言,特朗普正在觸及中國“紅線”!

【4px自提車】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無冕之名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